像雨落下-01

是什么时候开始,看到吴亦凡时会躲闪目光呢。

大概是16岁的那个清晨,伴随着沐浴露的香气和清明的水声,吴亦凡用浴巾擦拭刚洗好的头发。


他穿着浅色的t恤,清朗如大雾中的明灯。

“早阿,灿烈。”他笑。


想到前一天晚上那个莫名又难以启齿的梦,灿烈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。

安静了片刻,他忽然看到了从哥哥卧室走出来的李乔菲。


那时吴亦凡和李乔菲交往甚是密切,常常在灿烈清晨去厨房时,看见踏着吴亦凡拖鞋站在冰箱边的女孩子。

后来朴灿烈就学得一副乖巧模样,总是在女孩子反应过来前率先打招呼。

“早阿,乔菲姐。”笑容率真,将酸涩的情绪深埋进心底。


男孩子是会和女孩子在一起的。

朴灿烈很早就知道这个规律,既然是规律,他想自己就应该接受的。


所以在车里,吴亦凡为了送自己上学而和要去逛街的女孩子起了争执,朴灿烈会很快打住他们。

“没事的哥,这里离学校也很近,我跑快一点就不会迟到。”


再后来家里变得仿佛和任何地方都很近,朴灿烈要去画室,要去篮球社,都可以不再麻烦吴亦凡。

李乔菲送别朴灿烈时总带着优越和漫不经心。

“小弟弟走啦,晚上见咯。”



放学的时候下起大雨,天空昏暗得如同深夜。

灿烈呆立在雨中看着仓惶逃窜的人群。


淹没所有情绪的风雨声让灿烈感觉自己好像茫茫世界里的一片树叶。

很轻易地,就会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消逝得了无踪迹。


在雨中的灿烈,觉得被吴亦凡找到时的自己可怜得像只流浪猫。

他看着吴亦凡把外套披在他的身上,将他拉进车里。

“以后不许淋雨了,灿烈。”

连数落也是无尽的温柔。



那个夜晚,吴亦凡为他套上睡眠袜,掖好被子,用温水沾了毛巾拭去他药效发作时出的冷汗。

一盏温暖的台灯映衬出他侧脸的轮廓。


他均匀呼吸时,身体的起伏。

他垂下眼睛后,轻声的叹息。

窗外的雨声淅沥,偶尔,有车辆经过的声音。


躺在床上发着烧的灿烈,浑浑噩噩地想起一些片段。

他记得母亲过世后,吴亦凡在继父的冷漠照顾下接手起自己的一切生活。

他记得吴亦凡为他端来的每一杯热牛奶,吴亦凡的微笑。


吴亦凡摸摸自己的头,那触感温柔又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。


“我来收拾,去睡吧,灿烈。”

仿佛任何时候只要有他在,一切就会井然有序地运转着。


他想起发高烧时的自己,枯萎得没有丝毫力气,蜷缩在房间的角落瑟瑟发抖。


吴亦凡蹲下身抱起他时,有力却慌乱的心跳。

他第一次看见吴亦凡那样着急,他听到他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呼吸。

“灿烈,马上就到医院了。”




吴亦凡阿。

就好像冬日里的阳光,温热地笼罩在冰冷的心上。

他戴过的围巾他的香水,他身体的力度还有深切的眼神,他一切的一切,都成为16岁的少年。


那个像雨季一样漂泊无定又湿漉漉的青春里的孤单秘密。




===

十岁的寒假,在混乱的家长会后和吴亦凡有过一面之缘。

那时吴亦凡作为高年级的孩子,是帮忙来灿烈班里分配学习资料的。


灿烈记得吴亦凡递材料过来时,手腕上淡淡的青草香。


然后在十二岁时升到和吴亦凡一样的附属中学,教室按年级高低次序排列。

朴灿烈一年二班

吴亦凡三年二班


所以只要上两层楼,在同样的班级位置,就可以从窗口看到吴亦凡的侧脸。

窗外明晃晃的阳光下叶片茂盛,映衬着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,满是朝气又带着同龄人少有的温润。


午餐时间,由于家里的状况,朴灿烈饭盒里的菜总是最简单的,他尤为安静,只会坐在背对着窗的角落默默用餐。

后来吴亦凡逐渐地退出人群,拿着饭盒,把外套放置在椅背上。


两个人的角落,就这样悄然持续了一天两天三天。

第四天时吴亦凡把自己的菜推到灿烈面前。


“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吃了?”灿烈问他。

“这样安安静静的挺好。”吴亦凡拧开饮料递给他。


因为一起吃饭的时候总会有女孩子来找吴亦凡,所以两个人聊天的机会并不多。


有一天吴亦凡把甜点递给灿烈让他先吃。



然后只身下了楼,去路边支开了几个预谋对灿烈的单车下手的男生。

便没再上楼,而是找了个能清楚看到灿烈座位的位置,在抬头时却看见了已经站到窗边的灿烈。


遥远的对视也令灿烈感到心脏跳动得厉害。


他回过身时呼吸紊乱,低下头急急地帮吴亦凡收拾饭盒。

想着下课之后去教室还给吴亦凡,就碰到了拦在教室门口的女孩子。


李乔菲伸出手,略微笑笑。

“给我就好。”


也会刻意想和吴亦凡拉远距离的,毕竟处于与女孩子的拉锯战中,总会揪心又尴尬。

却在吴亦凡一次次伸手拉住自己的手臂后土崩瓦解。

“别走了,就坐这儿吃吧。”吴亦凡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给灿烈,抵消了李乔菲多占的空位。


所以李乔菲堵住灿烈盘问也是早晚间的事。

大抵是女孩子比较早熟,又极为敏感,察觉到灿烈与吴亦凡之间的微妙感情后,能想到的解决方法也是从灿烈身上开始。

说话间就开始情绪失控。


几声惊雷后骤雨降下,再三相劝避雨却不被理会,让灿烈很为难。


他向来不喜欢去争,他也想远远地守候吴亦凡就好。

可是吴亦凡太过温暖,令寒冷的他根本没办法拒绝。


恍神间一辆车经过,他应激地推开李乔菲,自己却在躲避时扭伤了脚踝。


吴亦凡赶到时雨还未停,三个人湿漉漉的,好在大雨盖过了这片静默。

李乔菲哭得着实哀切,朴灿烈大概是还未从险些的车祸中回过神,只知道站在雨里愣神。


吴亦凡把外套披在他身上,然后抱起李乔菲往雨里去了。


就好像一场梦一般。

披着黎明的晨露,全身湿透的灿烈回到家,躲过母亲漠视的对待,躺在窄小的卧室里,身体还微微发着抖。


他不知道李乔菲会怎样对吴亦凡形容自己。

可他知道深夜的雨水冰凉,而扭伤的脚踝会钻心地疼。


明知道不合适却还是无法抑制地想,被吴亦凡带走的那个人

-可以是我吗。



不知昏睡了几日,就在一天清晨被单车的铃声吸引。

吴亦凡将保温杯递到灿烈手里,人还跨在单车上,依然是精致的轮廓,面上却遮掩不住的困倦。


“补身体的汤药,记得喝。”他盯着灿烈没打算移开眼神。

“是一大早起来熬的吗?”灿烈捧着保温杯感觉心里有暖流经过。

“嗯,算是吧。”没好意思说昨晚失败了三次,吴亦凡伸手揉了揉灿烈的头发,“快进屋,外面冷。”


即便不想走也找不到理由停留的灿烈,转身后又被吴亦凡叫住。

“对了,我爸说,阿姨那边没意见的话,过两天就可以搬过来了。”


朴灿烈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。

也知道自己会像今天这样隐隐地期待又低落着。


他终于可以离吴亦凡更近一点。


却是以重组家庭中的弟弟的身份。



评论(1)
热度(10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