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心说 02

02.

王俊凯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机,是妈妈用旧的,不是触屏,看起来像是老人机,外观也平庸无奇。

他隐隐激动着,又羞于将破手机示人。他艰难地维护着自己廉价和窘迫的珍惜,有些脆弱又强悍的生命力。


他用这个手机给易烊千玺发了第一条短信,没有署名,只问了对方最近过得如何。

易烊千玺是他理想中的自己,成绩优异家境也好,看起来很有个性,也有勇气去追逐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他们并不是朋友。


可是王俊凯一直注意着他,不同于对王源的喜欢。

他对易烊千玺是有些嫉羡的,他有时候觉得易烊千玺好看的挂饰应该给自己,又或者自己可以有能力写得出那一手娟秀的字迹。

为了吸引到王源。


他不知道王源会喜欢些什么,可是他自卑地认为一切自己做不到的,将会是令王源满足的特点。

他仿冒老朋友的语气去引得易烊千玺的回复,可是并未如他所想。

易烊千玺是冷脸王,又要参加那么多的培训和竞赛,哪里有时间去应付这种莫名信息。


他等了三天两夜,最终不再期待。

王源与易烊千玺都是他的理想,也是他的臆想。


他浑浑噩噩睡去,硬板床膈得他很不舒服,梦里面他成为易烊千玺的样子,和清澈笑颜的王源在夏日明晃晃的绿树阳光下。

然后视角一转,他发现自己仍是王俊凯,那个能够站在王源面前谈笑自如的男生并不是自己。

易烊千玺的笑脸令他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他站在两人不远处无处遁形,他在回忆自己今天是否穿了那双脏球鞋,有没有来得及整理好衬衫领。

他也想不出任何开场白。


那两个人往这边瞥了一眼,在他刚要准备被动开口打招呼的时候,将目光又转了回去。

他是不重要的存在,是即使被发现也会被轻易忽视的尘埃。


可是王俊凯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诉说渺小。

假如一样东西是真的,那坦诚无疑是告诉自己,连希望都不要有了。

假如理想是谎言,王俊凯不愿意醒来。


他渴望的虚荣,即便是虚荣,也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。何况那浮华,原本就是很多人例如易烊千玺生来就享受的。

他知道自己不够好,可是他不能告诉自己不够好。

一方面,他又想着接受真实的自己,比如他终于敢在镜子前停驻一分钟,细细观察起自己的五官时,他努力让自己不要按易烊千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

接受自己是平凡人的事实,仿佛让整个生命都蒙上了灰蒙蒙的大雾,终日洗脱不净。

平凡人。听起来就平淡无奇,如同往白水里加了莫须有的粉灰,是熄灭了光源的一双黑暗大手。


梦醒来的时候王俊凯仍不愿意睁开双眼。

他闭着眼睛紧缩眉头,想要继续回到梦里的情节,想续写些什么,讨回些什么。

那两个高大的身影掠夺了他的自尊,他要回自己的东西,还要去找别人要回。


这世界所谓的公平,根本是不存在的。

所谓的合法公平,都是弱势趋于强者的。他要尊严,也要的小心翼翼。

要察言观色,要唯唯诺诺。

是不是他人给予了自己本该紧握在手心的东西,自己还要惊喜和宽心呢。


tbc.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