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

 

吴亦凡是大我们两届的学长,他因为成绩优异而被学校留下,希望让后届的学生学习他的见解。

 

 

 

我并不认识他。

 

修了他的课是属于误打误撞。那日我莫明起得很早,到达会场时人数寥寥无几,介绍课程的讲座也并未开始。我外出闲晃,实在等不及人都到齐,便草率做了选课的决定。

 

 

 

日后有女孩子缠着我,希望我能与她调换课程名额,我拗不过她的顽固只得答应,却从系主任那里得知,选定的课程是不得随意更改的。

 

 

 

看着女孩低下头叹惋的痛心样,我实觉有些小题大做。

 

你们呀。我轻叹了口气。不过是一门课而已。

 

 

 

***

 

老校区的教学楼是几幢德式风格的洋楼,漆红色的瓦片做工考究,面向着一排葱郁的雪松,陈旧的砖墙总在接近黄昏的时刻,承接起一笼柔软的霞光。

 

 

 

我骑单车穿驰在校园内,匆忙抵达了上课的地点,便毫无停歇地往教室赶。

 

像是着了什么魔障,上课的第一天我便迟到,之后更是持续了三周,次次如此。

 

 

 

第四次,我如往常一样想悄声从后门进入,却惊觉后门已被锁死。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前门。

 

 

 

拿着课本的他转头对我笑了笑。

 

进来吧。

 

 

 

在我出于天真的相信这场闹剧已经结束时,他指了指离讲台最近的位置。

 

请坐。

 

 

 

我不得不在他指定的位子坐下,还未坐定就听见他将音色提高几分贝。

 

这位同学,请你回答一下爱的定义。

 

 

 

我在慌乱中翻出课本,又打开到还未上过的那一节,眼神在字段里快速扫过,神经紧绷到大脑停止了思考。

 

 

 

但未等我找到答案,他便就着书上的内容复述了下来。

 

他舂打你使你赤裸
他筛分你使你脱壳
他磨碾你直至洁白
他揉搓你直至柔韧

 

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对上他一双清冷的眸子,我却感到脸颊像要灼烧起来般滚烫。

 

教室里寂静一片,唯有窗外温热的风氤氲着一整个夏天,将间歇响起的蝉鸣,带入这令人尴尬的空间。

 

 

 

我答的好吗。

 

他向我凑近身体,笑的弯起眼睛,讨好又迷人的样子。

 

...好。我进退两难,却听到身后同学的私语和窃笑。

 

谢夸奖。对于自己邀来的赞扬十分自然的他,终于摆正了身体,继续课程的进度。

 

 

 

我松了口气,不敢放松丝毫的精神,亦不再有任何懈怠的念头。

 

 

 

吴亦凡上课实在慵懒,不作板书,也没有精心准备的投影图,甚至课本都少见他拿在手上,他似有无尽的闲情逸致,一个人在教室内兜兜转转,身材高大且欣长,经过身边时有好闻的香水味,雅致如投射在玻璃窗中的明净阳光,带来初冬般寂然清朗的味道。

 

 

 

也符合他整个人的基调,在记住我的姓名后他一定是懒得往脑海里塞另一个名字,往后只要是提问环节,他必会也只会问我一人。

 

 

 

每回上课我总是紧张得不知所以。

 

 

 

临近考试阶段,他早早把选题丢给大家,却并未令人觉出一丝轻松。

 

 

 

[以理想国为题材写一篇文章,除散文、诗歌、议论、说明、小说的文体]

 

 

 

我盯着命题发了足足一个上午的呆也未落笔,想到他上课频频朝我丢炮弹的窘境,忽地冒出一肚子火,索性将题目窝进抽屉不再费神。

 

 

 

***

 

教师宿舍是一幢幢独立的小别墅,通常是三两个人合租一幢,唯有院角那间僻静孤傲,与其他房屋生生隔开一条小路的间距。那便是吴亦凡的住所。

 

 

 

如同他沉默寡言的个性,连作息也和其他男生区别开来,每日清晨不足五点就离开房子,太阳未落山前房门则不再打开。单凭这样的生活方式便让许多对他趋之若鹜的女孩子无机可寻。

 

 

 

我常猜想他一人在那屋子里都做些什么。

 

 

 

阳台上没有他时常穿在身上的白衬衫,深色窗帘严丝合缝地阻隔了窗外人的视线。

 

 

 

某个夜晚我骑车路过他窗边,不由自主往里面探头张望,那淡薄的灯光将他清瘦的身影映在纱帘上,我为头一次见到他在屋内的情形而激动,又伴有探寻他人隐私的羞愧感。

 

 

 

浑身像被雷电击中而产生的战栗感使我的手心沁出了汗,忘记调转车头的我被石阶绊住,就这样连人带车摔倒在他的门前。

 

 

 

屋内的人闻声而动,走近被纱帘遮笼的落地窗,我紧张地屏住呼吸,尴尬地找寻藏身的角落。

 

他却在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停了手。

 

 

 

从那以后我不再有意经过他的窗前,却抑制不住内心的臆想。

 

 

 

想他身穿白色绒衫在干燥温暖的房间里安静喝水的模样

 

他凝视墙上色泽压抑的油画时漠然安定的眼神

 

想他是怎样将那件T恤翻卷脱下,又在浴室明黄的水流下冲洗自己肌腱分明的身体

 

 

 

我妄想自己或许和他一样有着与同龄男生不同的气质,只因我无意掺和进他们探讨女孩的话题,却心心念念着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男性老师。

 

 

 

-end-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