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光先生

 

 

 

 

一盏暖色台灯,一台发着微微荧光的笔记本,一位戴着眼镜细细检索网页的少年。

 

 

 

忘记从什么时刻开始,朴灿烈每日的必修课便是打开某个个人主页,从繁复的图片与文字中,寻找最近更新的内容。

 

 

 

这位ID名为“日光先生”的男生。

 

 

 

他的照片或是山涧或是雪峰,都会在黄金分割点的位置囊括下夕阳与晨光。

 

仅有的几张人物照,也是带着棒球帽遮挡住大部分的面容。

 

 

 

朴灿烈将鼠标滑动到他的侧颜,秒针走过钟盘的声音,在寂静的深夜显得郑重而突兀。

 

 

 

他在留言栏里对男生说:

 

日光先生,今天我见到了飞鸟,在韦斯特曼纳峭壁,如果不是心存侥幸,就是我太孤单了。

 

所以,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?

 

 

 

PS:你的帽子很好看,但我想真正面碰面我会感到更亲切。

 

 

 

距这座岛最早被人发现,已过了1000年。

 

 

 

-可它依旧这样空旷。朴灿烈呵出热气,冻僵的双手举起望远镜漫无目的地观察周边的环境。

 

 

 

蔚蓝的海平面包围住小岛,连海风都很少抵及的区域,安逸令时间消散得无线绵长。

 

朴灿烈站在悬崖边按下快门。相机像块冷硬的冰砖。

 

 

 

-这样多好阿,平静而寒冷,仿佛世界的尽头。

 

 

 

直升机翼扫过那些透明的空气,如同战争的声音在朴灿烈冻红的耳朵边来回冲撞。

 

“嘿,返程时间到了!”黑人将半个身体探出机舱催促。

 

 

 

回到酒店洗完澡,朴灿烈包裹着浴巾,全身滴滴答答的水滴在跑步机上散落不成形。

 

他掏出手机看昨日的留言回复。

 

 

 

日光先生似乎还未上线过,他于是又在留言栏写道:

 

我开始想念你了。这个地方冰天雪地,举目无亲,我觉得无比自由,意识也逐渐在涣散。

 

如果可以,我真想现在就去找你。

 

 

 

给我一个你的定位吧。

 

 

 

01.

 

【一个漫游者在一次旅程的背后,实则是完成了一场梦游。】

 

朴灿烈蜷缩在吴亦凡的腿边,火车的颠簸使他无法进入深度睡眠。

 

窗外转瞬即逝的绿荫格外耀眼,恍惚照映在他的眼皮上。

 

 

 

他做着一个清浅的梦。

 

 

 

吴亦凡身材高大,着一身低调的灰色,趁着人们休憩的时刻去茶水间,还是有人从他压低了的帽檐下的印象认出了他。

 

“是吴亦凡!”女孩子兴奋地惊呼,“居然在这里看到你...”

 

 

 

吴亦凡捏着烫手的杯壁,目光望向灿烈睡着的方向,声音低微地礼貌回应着粉丝。

 

 

 

“什么时候会再出新专辑呢?为什么就淡出歌坛了?真是媒体上说的那样感情不和吗?...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支持你的阿!请一定幸福地生活...”

 

 

 

告别了几个女孩子,吴亦凡掠过座位,往朴灿烈身边走去。

 

男孩被座位的震荡扰醒,起身揉了揉眼睛。

 

“还有多久?”

 

 

 

吴亦凡将温水递给他。

 

“半个小时,睡得好吗?”

 

 

 

朴灿烈摇摇头。

 

“早知道不会来了,只能坐火车到达是很疲惫的事。”

 

“会越睡越困的,看看风景吧。”

 

“听说你唱歌很厉害,”朴灿烈盯着明灭的光影,没偏头地对吴亦凡说,“我也想听。”

 

“听谁说的。”

 

 

 

朴灿烈挪挪嘴,朝几个女孩的方向。

 

“叽叽喳喳。”

 

吴亦凡笑。

 

“想听什么?”

 

 

 

男孩片头,歪倒在吴亦凡怀里。

 

“就想听你说说‘我爱你’。”

 

 

 

你说什么是爱情?

 

它很长,比我们坐过的火车铁道加起来还要漫长。

 

它短暂,比青春操场的跑道看上去仓促许多。

 

 

 

然后转瞬即到地老天荒。

 

 

 

不阿,‘老’这个字,太久远了吧。

 

 

 

列车上两张年轻的面孔在肆意的春光里神情安然,没有希望,没有绝望的样子真好。

 

end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