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沼棉花

 

01.

这种病吧,就是以伤害他人与自身为乐。

 

鹿晗搅着沾着水汽的冰咖啡,笑容人畜无害。

“吴亦凡你这副表情,别人还以为咱们情侣呢。”

 

吴亦凡松松眉头,叹了口气。

“小鹿,你到底想我怎么对你?”

“噗。”鹿晗差点把咖啡喷人脸上,他边拿着纸巾整理衣服边想,还真让自己给猜对了台词。

 

吴亦凡这人身材高大脸蛋英气,鹿晗每回抠着脚看电视的时候,都要说那些个韩剧苦情男主角跟吴亦凡不相上下。他喷着吐沫星子把瓜子壳呸得到处都是,吴亦凡也懒得搭理他的无聊劲儿,一个人闷头把地上的零食给收拾干净。

 

后来鹿晗歪在病床上翻来滚去的时候,吴亦凡居高临下地提了分手,鹿晗眨着眼睛看那个人倒着的五官,真是丑了吧唧的,一时把自己给逗笑了。吴亦凡憋了半天也没把理由说完整,鹿晗很大度的摆摆手。

“你走吧,我不难为你。”

 

他吸了吸鼻子,用医院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一条大白蚕。

窒息之前他掀开了被子,房间里空荡荡的,那个人早已离去。

 

心神拉回现实,面对着对方关切的眼睛,鹿晗突然有点搞不明白状况。

怎么被人分手,又弄得像自己成了负心汉。

 

鹿晗甩甩头不再去想这个世纪难题。

“你这样,”他低眉笑得尴尬,“不怕我男朋友误会么。”

“他是你男朋友么。”

“这是不是...”鹿晗抬眼,叼住吸管,“又关您什么事呢。”

“小鹿,”吴亦凡伸手握住对方的手,“如果你过得幸福,我是不会来打扰你的。”

 

鹿晗沉默。

吴亦凡继续道。

“小鹿,我会照顾....”

“以前不是叫晗晗的么。”鹿晗抽回手,面上低沉不过三秒,一张笑脸仿若没事发生,“该不会是因为现在不熟了吧。”

吴亦凡哑然,又有不忍。

“我只是见你现在这样很心疼。”

“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,”鹿晗笑笑,“我担待不起。”

 

他站起身准备走,却被吴亦凡冷不防的拥抱禁锢在怀里。

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鹿晗死命挣开对方的怀抱,双眼生生发红,眼泪快接近临界点。

“吴亦凡,”他脖颈的经络因激动而清晰,声音嘶哑,“你别让我再死一次。”

 

===

出租车在繁华街景处一个转弯,驶入一处僻静的小区,红墙绿树,路旁的咖啡馆客人零星。

鹿晗捂着喝了冰饮料的胃,蜷在后座疼得七荤八素,却愈发觉得这风景哪里不对。

 

他蹲在一颗茁壮的松树旁,哆哆嗦嗦掏出手机,咬牙切齿地要给刚才赶他下车的司机差评。

手机屏幕忽然自动亮起。

 

鹿晗盯了几秒,把电话挂了。

 

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换上拖鞋时,客厅的灯啪的一声被打开。

罗季一身正装阴沉着脸朝鹿晗走来。

 

“你又没换睡衣躺我床上。”鹿晗跳着去够远处的鞋子。

“去哪儿了?”男人身材宽胖,说起话来倒没有爽朗的样子。

“管得着么你。”

 

鹿晗丢下这句话就要去衣柜拿换洗衣服,却被身后人钳住了手臂。

“去哪儿了?”

 

看着他脸上的横肉缺氧一般呈现暗灰色,鹿晗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“至于么你。”你我炮友而已。

“你是不是去找吴亦凡?”罗季不打算松手。

“没这人。”鹿晗有点儿烦了,他甩了甩对方的手,发觉挣脱不开。

 

怎么着,一天内被人扯两次,还非逼爷再发功不成。

 

没想完呢,就被罗季一把摔在沙发上。

他看着对方坠重眼皮下的眯缝眼,顿觉好笑。

 

胖男人折磨人的空档,鹿晗浑浑噩噩地想起吴世勋的话。

“小鹿阿小鹿,你干嘛和自己过不去?”

 

他闭上眼睛安静得如同失去呼吸,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记载着屈辱。

 

干嘛折腾自己。鹿晗笑得没来由。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事情怎么就成这样了。

 

那时候刚被确诊,吴亦凡甩下话就断然离开,鹿晗倒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,吴亦凡何其聪明的一个人,就算这病治不了,你好歹装装样子再推脱也不迟阿。

 

他成天这么思来想去的不吃药不吃饭不打针,却死乞白赖地占着床位,医院恨不能叫几个身强力壮的大夫,连同他的床一起给他丢去病房外的垃圾堆。

 

然后有天一大清早,鹿晗恍惚间真看见一彪形大汉端着托盘来了。

他寻思这下好了,医院也要抛弃他了。

 

不过他想错了,那男护理是来给他做基础检查的。

再后来,这男护理就天天往病房跑了。与检查无关,纯粹的端茶送水嘘寒问暖。

 

鹿晗精明到骨子里,瞅两眼这人就知道是几个意思,他趴在床头啃桃子,汁水滴到床单上毫不讲究。

“小罗,医院这么多护士,想不想勾搭一个呀。”

 

罗季被他一问正中下怀,低着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。

鹿晗笑。

“你瞧你,老往我这儿跑,耽误你交女朋友我可负不起责阿。”

 

手机振动,鹿晗瞥了眼简讯,不动声色地锁了屏。

等罗季听完护士长的交代回到眼前,鹿晗掂了掂手中的桃胡。

“诶罗季,要不咱俩好呗。”

 

他捏着间歇性亮起的手机屏幕,手腕微微颤抖。

那上面写着。

 

-晗晗,我们和好吧。

 

 

02.

我鹿晗多随便一人阿。

 

鹿晗咬着吸管。

“怎么着都行,地点你定。”

吴世勋秉承了吴亦凡一半的面瘫,不过那副乖乖仔的样子让人总反感不起来。

“小鹿。”

“阿。”

“你感冒了?”

 

鹿晗愣了愣,鼻涕就这么直勾勾地流了出来。

前天晚上罗季对他撒完火,已经接近凌晨,鹿晗踉跄着去厨房找水喝,翻来翻去只在冰箱里找着袋果冻,他蹲在厨房吸完了就睡,第二天一早是给一阵恶心醒的。

 

吴世勋伸手探了探他的温度。

“还发烧呢。”

鹿晗也下意识地贴脑门。

 

这还不是最糟糕的。

吴世勋想了想。

“要不你生日趴就在我家开吧。我们那堆朋友都不太想见到罗季。”小崽子见对方快阵营失守,于是乘胜追击,“总不能,叫我哥去见罗季吧。”

 

鹿晗抱着脚踝,蜷在位子上败下阵来。

吴世勋循循善诱。

“而且,我哥是真的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

鹿晗给了吴世勋脑门一掌。

“跟谁学的你,有胆子来蛊惑你哥我来了。”

“唉哟,”吴世勋机灵地抱住脑袋见好就收,“我都是有把柄在我哥那儿才帮他说话,其实心里是向着你哒鹿晗哥~”

 

===

两人的朋友圈重叠,关系说开来也好。鹿晗这样想着,手里还捏着吊饰发愣。

 

房间布置喊来了几个平日较为亲近的朋友,打打闹闹没个正形,忙活了一下午还没把彩带挂好。

 

鹿晗本不打算开口先说一个字,却见吴亦凡身边的男孩子总在那撒娇打嗔,于是径自走过去打招呼。

“男朋友阿?”鹿晗瞅瞅男孩,又对着吴亦凡了然地笑。

吴亦凡欲开口,又被人打断。

“不用跟我介绍~”他摆摆手,挺大方的样,“我记性又不好,到时候叫岔了多尴尬。”

“是公司设计部的同事,”吴亦凡低声,“你这样不好吧。”

“我几句话你都听不下去,那我一下午听人卿卿我我这账怎么算?”鹿晗不甘示弱,“吴亦凡你要是想公开就自己组个局,何必在我生日趴上找不痛快,合着老子生下来就是给你见证水性杨花的?”

 

吴亦凡咬牙。

“你说得对,我会另挑场地公开和他的关系。”

鹿晗张了张口,憋出一句。

“我走了。”他扔了那些五颜六色的挂绳,“这聚会不办了。”

吴亦凡站着没动。

“这么多人为你跑进跑出,你一句话不办了就甩脸走人,对得起大家的心意么。”

鹿晗转身,笑得讽刺。

“说得好像以往你每次有事鞍前马后的都不是我似的。”他眼神每个焦点,轻笑,“还不是说不要我就不要了么。”

 

吴亦凡哑然,看着鹿晗踹开那堆装饰物向人群走去。

“嗨同志们~明晚聚会换地方了阿,大家一定准时来我家,想吃什么喝什么提前告诉我...”

 

他忽然意识到,有些事越拖越久越难说清楚。

他记得吴世勋说过这有什么办法,都是你先抛弃的人家。鹿晗这人吧,看着机灵,实际特别轴,认准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。

 

同理,伤害他一次他也记一辈子。

这又折磨得了谁呢,不过是折腾他自己罢了。

 

他想起那时候和鹿晗在一起,酒桌间兵荒马乱,这孩子靠在自己身上也不知是梦是醒。

他说吴亦凡我全身上下心眼最小,记仇也记恩。

 

-我这辈子就爱你一人。

 

 

03.

你看镜子那个人好像一条狗阿。

 

鹿晗拉茬着胡渣站在盥洗室里嘲笑镜像,金钟仁拍拍他的背。

“先喝药吧。”

 

对方接过碗一口气见底,倒是金钟仁愣在一边。

“你以前都嫌苦不肯喝的。”

 

鹿晗满不在乎地一抹嘴。

“现在不是跟以前不同了嘛。”

金钟仁端着碗犹豫一阵。

“我们都觉得你是为了气吴亦凡才和罗季闹着玩的,鹿晗,回来吧。”

“你让我去哪儿阿。”他揣着牙膏沫子声音就哽住了。

“为什么非得是罗季呢?”金钟仁想也不是这个理,“你和他在一起没一天好的。”

 

鹿晗擦完嘴,笑了笑。

“问天阿。”

 

-你说,为什么非得是吴亦凡呢。

 

昨日一见,右手腕就抖到了今天,整个人寒火攻心气血不宁,晚上也没睡个安稳觉。

鹿晗拖着病体颤颤巍巍地乱嚷嚷。

 

真是天要亡我阿天要亡我。

 

金钟仁跟着他把早餐挪到了花园里。

他递给鹿晗刚做的三明治。

“要不,你也考虑考虑我吧。”

鹿晗嚼着面包几乎没迟疑。

“不行,你太善良。”

“才能对你好阿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鹿晗比划两下,“这对你不公平。”

 

金钟仁眼珠转了转。

“合着你还喜欢吴亦凡?”

鹿晗沉默。

金钟仁接话。

“那,罗季呢,是你拿来气吴亦凡的工具吗?”

“我犯得着么。”

 

那些在手术台上垂死挣扎的日子,流血流泪似乎是家常便饭。

而比这些更痛苦的,是身体里每个细胞,脑海里每个念想,都是你。

 

太过想念你,恨不得杀了你。

 

那时鹿晗疼得死去活来颤抖地拿起手机,忍不住翻阅过往的简讯和照片,他哭得过于悲恸,以至于整个人的精神都被掏空。

 

在快要死去之前他扔掉了手机,用力抱住罗季的身体。

-怎么样都好,只要让我忘了那个人。

 

所以无论是肆虐的贯穿还是狠毒的暴打,鹿晗都一一接纳。某种程度上,也只有这样高强度的暴虐才能使他的身体与大脑失去空闲。

 

他有时看着罗季的歇斯底里,也在心底犹然生出同情。

 

明明是个人,干嘛活成一条狗。

 

===

轿车的公路上急速行驶,好几次快要撞上车辆或行人都险险避开。

鹿晗缩在副驾驶突然很烦躁。

“吴亦凡你发什么疯?”

 

男人冷哼一声。

“是我发疯么。”

鹿晗闭上眼侧过身去不想理他。

“我要尿尿。”

“憋着。”

“你是不是当我不敢在你车上方便?”鹿晗被激得大怒。

“请便。”说罢眼神暧昧地瞥了眼身旁人的下身。

 

鹿晗发起疯来也是不管不顾,干脆一把搂住吴亦凡的脖颈瞎亲,车头瞬间失去方向,撞向了路边的护栏。

 

一个急刹车,吴亦凡狠狠扯开安全带,把脑袋被玻璃渣子刮了个口的鹿晗拖下车去。

他看着怀里人顶着个大窟窿还疯笑的样,心急心疼气不打一出来。

“你他妈的简直胡闹!”

 

鹿晗也不是不疼,就是昏迷前还能见吴亦凡这么严肃认真的样子,他就打心底觉得好笑。

 

-怎么办,见你痛苦我就想笑。

 

 

===

医院里护士拿来手术协议书,鹿晗两只手都打着点滴也不见消停,指着吴亦凡就告诉护士。

“让他签,他是我大儿子!”

 

吴亦凡抡圆了巴掌却没处扇。看着鹿晗包得跟个企鹅似的,估计自己不昏迷都困难。

“都是你害的,我生日办不成了。”鹿晗盯着脚丫抱怨。

“正好也不想叫你过。”

“大胆妖民,敢算计朕!”

“罚我回答你任何问题吧。”

 

吴亦凡一时间坐得端正,真像个等待盘问的小罪人。

鹿晗眯着眼笑了会儿,却正色道。

“吴亦凡,我突然不想知道关于你的任何事了。”

“你可以随时想了就问我,也可以随便差遣我...”

 

话音未落,鹿晗打断他。

“这种感觉就好像是,虽然你我离得很近,可根本是毫无关联的陌生人。就连你现在想着什么,刚才做了什么,今后过得好不好,我都不想知道了,”他掩面,肩膀颤抖,“其实吧,你对我而言就好像个噩梦一般,不做不知自己睡着过,做了却后悔睡了这一觉。”

 

“对不起。”吴亦凡红着眼眶去碰他的手。

“我也不要你跟我道歉,只要你离我远一点。”

“让你和罗季好好生活吗?”

 

诧然惊觉,鹿晗意外地抬眼看吴亦凡。

良久,才缓缓吐字。

“吴亦凡,我不恨你,是因为恨不动你了。”说着说着便哭起来,“其实我好想把你千刀万剐,可你欠我的永远没法还!”

“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离开你?就像全世界都欠了你似的,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不是吗?”

“我的世界只有你。”

 

 

04.

面包和爱情,哪个更重要阿。

 

假如他说是为了一份重要的工作而离开,你到底会好受些还是更痛苦。

 

罗季抽烟酗酒赌博样样沾,跟别人低声下气完,回到家朝鹿晗撒火要钱。

 

他无视坐在沙发上的吴亦凡,伸手去掏鹿晗钱包毫不避讳。鹿晗从浴室出来,拿着块干毛巾揉搓自己滴水成串的短发,也不知是什么情绪,笑着打诨。

“哟罗季,我这炮友还得当你饭票阿。”

 

胖男人没应声,塞钱进口袋后拍了拍吴亦凡的肩。

“喜欢他?两千一晚我借你用,挺紧的。”

 

吴亦凡一把揪过罗季衣领准备动手。

罗季喘着粗气,脸上肥肉夹杂着汗液抖动。

“你打阿,你怎么打我,我怎么打他!”

 

吴亦凡眼神动了动,手依旧扯得很紧,却迟迟不再揍人。

罗季像是吃定他的心思,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。

“你不该感谢我么,你不要的垃圾我捡回来免得污染你的环境。”

 

一记闷拳猛捶在罗季脸上,他重心不稳撞击在衣柜上,杂物轰然倒塌。

 

一直没开口的鹿晗坐在凳子上晾开毛巾,听不出情绪。

“他说错了么吴亦凡,”鹿晗轻笑出声,“我不就是你丢弃的垃圾吗。”

 

吴亦凡猛然转头,眼里的心痛无法言说。

“你干嘛糟践自己?”

鹿晗没理他,径直走到摔倒在地的胖男人身前。

“你缺多少钱,找你凡哥要阿。”

 

受不了了么吴亦凡,你离开我的岁月,我就是在这样肮脏龌龊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的。你连一分一秒都忍受不了,那我是不是早该死一万次了阿。

 

===

吴世勋坐在秋千椅里晃荡,杯中的樱桃冰淇淋快要融化。

“老哥我觉得你好丢人阿,就这么身无分文地走回来的阿?”

“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么。”吴亦凡丢了空皮夹在桌上,松了松领带。

“你至少把鹿晗哥带回来呀。”

“他也要肯跟我走。”

 

吴世勋挺不满意地噘着嘴。

“我觉得你今晚一点都不帅了。”舔了舔勺子上的奶油,“那你之后还追不追鹿晗哥了?”

 

吴亦凡在躺椅上双眼一闭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我就没有好戏看了呀!”

吴亦凡拍了下他的头。

“你还挺委屈!作业做完了吗?”

 

吴世勋揉揉无辜的脑袋瓜,立即笑逐颜开。

“我是最支持哥哥你的,一定没问题哒!我这就去刻苦读书啦!”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没影了。

 

===

金钟仁皱眉,帮鹿晗处理完伤口他就心事重重。

“小鹿阿,那个罗季不是善类,我担心你再拖下去会更多麻烦。”

鹿晗苦笑。

“我已经没脑子想那么多了。”

“那你的脑子都用来干嘛了。”

 

鹿晗长叹一口气。

“吴亦凡吴亦凡吴亦凡吴亦凡...”

“行行行别念了,”金钟仁受不了这紧箍咒,“可你一见到人家就没好脸色,你俩也没法和好啊。”

“我没想过和他怎样。就想去一个完全没他的世界,”说着说着就凑近金钟仁,“要不我把他杀了你说好不好?”

“我看你现在这样,自杀还差不多吧。”

“也成阿!”鹿晗双眼一亮。

 

金钟仁坐直了身体一脸不可置信。

“完了鹿晗,你是真完了。”

 

半晌金钟仁又道。

“其实你有没有想过,罗季带给你的伤,也是吴亦凡留在你心中的一部分记忆?”

“嗯?”

“你当罗季是遗忘吴亦凡的工具,可事实证明你过得很痛苦,根本不可能忘记他,而你每痛苦一分,都会把这些阴影加注在吴亦凡当初抛弃你的事上,是你自己一直不让自己忘记伤痛的。”

“说的很有道理阿。那么正确忘记吴亦凡的方式是?”

 

金钟仁低下头。

“我哪知道,我要是有这良方,第一个要忘的就是你。”

“啪啪啪。”鹿晗在空中给了金钟仁几耳光,“个没用的小钟子。”

 

 

05.

何宝荣不爱黎耀辉,段小楼也只是和程蝶衣演戏。

 

道理我都懂,可为何偏偏是我当受伤的一方。

 

鹿晗双脚夹着镜子,另一只手在头发丝里绕阿绕。

金钟仁将外卖放在茶几上,问他。

“干嘛呢你。”

“找白头发呢。”鹿晗睁圆了眼睛拔得辛苦,“谈个恋爱多费神阿我。”

“想不开的事问我阿。”

 

鹿晗趴在红豆粥面前。

“通通想不开。”

 

“鹿晗我突然觉得你该去学绣花,成天拿根针在一块布上绕来绕去,准合适你。”金钟仁郑重其事地建议。

“好阿好阿,我可喜欢红手绢了呢。”

“别疯了,晚上吴亦凡组的局,去不去?”

 

鹿晗吸溜吸溜喝完红豆粥。

“你说要是没罗季,我会不会特寂寞阿。”

“估计你会去吸个毒什么的。”

“那咱们是不是得感谢人家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

“我今天让他搬走。”

“您终于想通了。”

“然后我也走了。”鹿晗看了看金钟仁难以置信的脸,“我觉得你们太聒噪了,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写写诗,作作画啥的。”

 

也不是逃避吧。

就是真有点儿累了。

 

原来把自己消耗殆尽,也就不会跟世界置气了。

 

===

天台风凉,底下的霓虹灯景一览无余。

鹿晗抱住吴亦凡,也不管对方的迟疑。

“让我抱一会儿吧。”

“晗晗...”

“金钟仁都跟你说了吧。”

 

吴亦凡点头。

鹿晗离开他的怀抱,盯着他的双眼。

“你说你当初为何离开我呢,离开了又回来,真当是过家家阿。”

“当时是我自私,但后来发觉,其实你对我才最重要...”

 

鹿晗摇摇头打断他。

“不是每个人的爱情,都可以拿来教你成长的。”

 

你成熟了,于是它死亡了。

 

年轻人总说最宝贵的是经验,却丝毫不留恋那些付出惨重的代价教会你的人。

太年轻,也太可怕。

 

何宝荣后来爱上黎耀辉独自在异乡痛得死去活来。

段小路在乱世活得唯唯诺诺永远享受不起程蝶衣的心血。

 

一腔热爱付诸东流。

 

你看棉花糖多好看阿,甜甜软软,仿佛一个纯白的梦。

你枕着它睡了,才发觉不过是陷入一片漆黑池沼,在泥潭中万劫不复。

 

别去爱一个没有爱的人。


-end-

评论(5)
热度(8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