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

 

鹿晗撕开粉包倒入面桶,由于心悸而动作不稳,手指上站了些残余的椒盐。

 

他将包装纸团好,把指尖含进口中。

 

-要死了要死了。日子再不能这么过了。

 

 

第537天。楼底下的夜市热闹非凡,他每日下去晃荡一遍,熟悉每家摊贩的布局与菜色,又或者他什么也不买,只上楼来拆一包面桶,一日晚饭就算打发过去。

 

医生把化验单摆在他眼前,告诫他断绝不良饮食习惯,还要隔三差五地来医院做复查。鹿晗点着头乖顺地应着,将病历窝进口袋走出医院。

 

小超人吴亦凡,再不回来你主子我可就要一个人西去享清福了。

 

 

在泞泥不堪的路旁等车空档,鹿晗碰碰身边云山雾绕的眼镜青年。

 

“兄弟,借个火。”

 

 

金钟仁帮鹿晗点烟,打量了眼这个脸面白净的男生。

 

鹿晗预感到对方目光,抬眼问他。

“来看医生?”皱着眉吐出的烟气模糊了影像,“什么病阿。”

 

 

金钟仁踩灭烟蒂,没抬头地答。

“肺癌。”

 

 鹿晗顿了顿,笑出声,转身走人。

“谢了,你的烟。”

 

 

公车鸣笛驶过溅起一片污秽,司机催促乘客动作快点,冷不防关了车门驰行而去。

 

 

鹿晗掉个头撞回金钟仁身侧,从他口袋掏了烟盒揣进自己袋里。

“我他妈一点也不想管你。”

 

 

 

===

太腻歪了。吴亦凡这人,就是太腻歪了。

 

鹿晗走了近一站路,把烟扔进垃圾桶。

 

他想起自己抽烟喝酒滥赌,吴亦凡只知跟在后面闷头掏钱,好声好气的劝诫全被自己当成耳旁风。

 

 

吴亦凡舍不得他不爽快,却舍得一声不响就离开。

这是鹿晗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。

 

 

莫非不爱真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 

 

他趴在弥漫着油烟气的阳台,看底下喧嚣的人群穿杂在混乱的巷子里,攒动的人头叫他一阵眩晕,眼泪鼻涕就被这烟气熏得不受控制。

 

想念一个人,又怕他早已有了新生活。

===

行李箱横七竖八堵在门口的位置,衣服鞋子洗漱用品已分不出明细。

 

鹿晗气喘吁吁接起电话。

“有屁快放。”

 

那头窸窣一阵,嫩气的声音传入话筒。

“鹿晗哥,我想你啦。”

 

鹿晗松松眉头。

“是世勋阿。”

 

 

鸡饭跟果条,果条不加辣,再一碗冻膏带冰渣。

 

鹿晗把吃食摆在吴世勋面前,自己分开筷子交替摩擦。

“吃阿。”

 

 

吴世勋低头包了一大口饭。

“哥你最近都这么过吗?”

“要不怎么过。”

“你都快有我瘦了。”

 

“那是,看不见的全是精肉。”

“我找了阿华,说好久没见你。”

“我戒赌了。”

 

 

饭桌上三秒钟的沉默。

 

鹿晗抬起头看着面前静止的男生。

“发什么愣你。”

 

 

吴世勋呛得咳嗽。

“没,没什么,就我哥知道了,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

 

鹿晗笑笑。

“他知道不了。”

“不阿,”吴世勋含着筷子,“你不知道吗,我哥他回来啦!”

 

 

 

鹿晗回到房间坐立难安,赤着脚满头汗将衣物收拾得更遭。

 

他坐下来点开吴亦凡号码,努力平复心绪去想一段不矫揉造作的开场白。

 

头顶的飞蛾在日光灯下扑扇翅膀。

电话响到三声被人挂断。

鹿晗猛然起身摔了手机。

“没搞头了!”

 

于是在乱得无以落脚的地板找到烟点燃,夏天的热风沁得他身上一层湿汗,脑中听得阳台上风铃作响空白一片。

 

“晗晗,烟别抽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

熟悉的男声如雷轰电掣,鹿晗慌然惊觉,抬起头,吴亦凡一身正装端然立在门口。



02.

你多做点正事,整日就不会有那些荒唐念头。

 

金钟仁抱起一叠衣服摆进衣柜,开了窗,在靠椅上敞衣坐下。

 

鹿晗睡眼惺忪,断断续续说完昨夜的梦,整个人无精打采。

“你说怎么就那么真实呢。”

 

 

 

金钟仁环视屋内,指着块怀表。

 

“你总在房里挂这旧物件,没那种事也把自己逼成个疯子。”

 

鹿晗光着腿踉跄下床,一把夺过墙上的挂表。

“没它吴亦凡还认识不了我呢。你别乱碰,跟我这儿找不自在。”

 

 

说罢顶着头乱发在床上愣了神,忽地摇摇头,问金钟仁要烟抽。

 

 

“戒了。”

“买去。”鹿晗大手一挥。

 

 

二人对视一阵,还是金钟仁率先开口。

“得,我下去买,你也使唤不了我几天了。”

 

铁门哐当一声关上,鹿晗手里有什么就拼命朝门口砸。

“你们这些人怎么他妈都一个个的那么烦人阿!”

 

要死不安心死,要活不好好活。

 

 

===

银行门口乌压一堆人,鹿晗捏着小纸条,找了个人少的巷子口。

 

“世勋呐,刚给你打的学费,多的那些你就买点好吃好玩的...”

“鹿晗哥,上个月我找到实习了,”吴世勋捂住左耳,略侧身子看见后头排队打电话的长龙,“以后就不用给我打钱了。”

 

“嗐,说什么呢,你的是你的,我这份,当是我和你哥一起...”

“鹿晗哥,我这边得挂了。”

“哎好好好,那你好好学习别压力...”

“有空代我去看看哥哥吧,我这个暑假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

说到这鹿晗像遇着什么高兴事。

“这你放心,你哥他忘不了你的,上回我还和他说你现在长可高了。”

 

 

吴世勋咬咬嘴唇,思忖着开口。

“嗯鹿晗哥,那事其实不怨你,以前是我小不懂事,”他吸了一口气,“哥哥那么做是他的自由选择。”

 

 

-倘若爱一个人至深,我也愿意为他牺牲性命的。

 

 

挂了电话,鹿晗在闷热难当的角落蹲下身子。

他埋了脸在臂弯中,肩膀微微颤抖。

 

 

 

 

===

霉菌滋生的回忆里,两个人困在一间小房子里大动干戈,鹿晗张牙舞爪摔了所有家具。

 

“吴亦凡我俩今天谁也别出这个门!你不让我打麻将,好,老子把这家给你砸精光,看你还敢犯犟!”

 

 

印象中吴亦凡还是那副温润模样,轻声叹气,在鹿晗执意要搬电视机时将他从后背抱住。

“别闹了,晗晗,这东西太重,伤着你。”

 

 

鹿晗顿住,转过身撕扯男人衣服。

 

“你是不是嫌弃老子,”他叫搡着,粗里粗气地抹着眼泪鼻涕,“我没文化配不上你,我可以不招人不打架,喝两口酒还怕你嫌气味重,可我兄弟都是混这个圈,你不让我赌我能干嘛!”

 

后来他在吴亦凡的怀抱里把力气消耗干净,偏着头昏沉睡去。

 

 

恍惚间男人为他脱了鞋袜,给他盖上柔软的棉被,那上面是吴亦凡下午刚收回的,温暖的气息。

 

 

直至半夜,鹿晗被一阵推搡牵扯得皮骨生疼,惊醒见吴亦凡一脸焦急模样。

 

 

刚想破口大骂就被人一脚从通着外室的闸门踹了出去。

 

 

鹿晗一身睡衣懵在原地,蹲下身去拼命掰扯比他身形稍大一口的闸门,却找不着落手处。

 

“吴亦凡!你给老子滚出来!!”

 

 

电器短路,整幢楼刹那陷入死寂般黑暗。

 

 

唯鹿晗一人在漫长的黑夜里死命撞门,直至手臂骨折,肋骨断裂声清晰可闻。

 

生与死的距离,往往也就这么近。

 

 

消防队赶到时鹿晗还残存一口气,他扒着急救员的衣角,衰弱到听不清声音的哀求。

 

-你们快他妈的砸门救人阿!

 

 

急救员打开对讲机。

“请求支援,这里有伤者形势严重。”

 

 

 

鹿晗被送上急救车,试图与人说屋内情景,却被立刻戴上氧气罩,阻住了话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===

警方发现瓦斯泄漏,也是两日后的事。

 

鹿晗被按回病床,输液管回血严重。

 

 

他终于哽着声不顾周遭地大哭。

“你们按着我做什么?我回家看看还不行了吗?”

 

 

那日与吴亦凡闹脾气,他拿起锁愤然将大门扣上。

 

-我俩今天谁也别出这门!

 

钥匙溜进口袋,他歇斯底里地砸着自己与吴亦凡的一切。

 

 

-那个狭小密闭瓦斯充斥的空间里,傻得要命的你在做些什么?

 

吴亦凡一向睡眠清浅,他在刺鼻气味中清醒过来,想止住气体的泄缝已经徒然。他知道鹿晗一向大条,东西丢三落四自己没个印象,问门锁钥匙也是耽误工夫。

 

 

在无法开灯的黑暗里,他使劲摇醒鹿晗,将他塞进唯一通往外室的入口。

 

闸门只能从里打开,一人提,一人出。

 

 

吴亦凡对着轰然坠落的铁器愣神,在鹿晗隐约的咒骂声里失去意识。

 

 

一枚晶晶亮亮的药匙,静静躺在病床的边缘。

 

-在我这里阿,傻瓜吴亦凡。

 

 

 

记忆深处某个暴雨骤降的清晨,吴亦凡第一次不顾他的反抗肆意拥吻。

手里温存,鹿晗低头看,一枚尾戒被仔细戴在自己手上。

 

吴亦凡笑,融冰吹雪般温柔。

 

我的命,都在你手中了。

 

 

 

-end-


评论(13)
热度(13)

© 清木云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